栏目:
------------------不定时更新制------------------
标签

轮姦小淫女

2019-11-19
我的爸爸是个很是个很色的人,他玩弄过很多的女孩子。有的是利用职权强奸公司的女人,有时候去到三陪的地方花上几百发洩一次就是我,他的亲女儿也是他的性交对象(虽然我很喜欢这麽做)。爸爸去嫖也没什麽不就是花钱吗,完了不会有什麽麻烦。但是他还玩弄自己公司的女人就不一样了,这不麻烦来了。没想到的是报复到了我的身上。
 
爸爸玩弄的女人中,有2个女人的男朋友不知道怎麽知道了爸爸和他们女朋友的奸情。他们不知道怎麽联係上的,在一起可能商议了,一起到我家来,报复我爸爸,要把这个老淫棍给废了(这是他们说的)。
 
那天,爸爸不在,家裡只有我自己。当我听到敲门的时候,我还以为是有人来送礼呢,或者是爸爸的哪个小情妇不甘寂寞来找爸爸性交一回。我打开门,看到2个男人的时候,我还有点奇怪,但我还是把他们让到了屋裡,那有在外面收贿的呀。(我引狼入室还不知道呢)
 
他们问爸爸在不在,我说不在,有什麽事告诉我吧。他们说也好,换个样子也行,我不知道他们说什麽,看他们,发现他们变的很凶,我觉的有点不对,想赶他们走。就说,你们走吧,有什麽事以后在说。他们狰狞的笑着:你那个淫棍老子玩弄我们女朋友,我们今天也要玩他的女儿。
 
我大惊,想跑,他们一拳打在我的小腹上,我疼的汗都下来了,弯了身子。又一拳打在我的后心上,我趴在了地上,我疼的要晕过去了。我好恐怖,我想他们不会杀了我吧,想到死,我的苦胆都快破了,我觉的口裡苦苦的。
 
一个人拿起我放在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在我的脸上比画,对另一个人说:破了她的像吧,让老王八蛋一辈子后悔。我听了很害怕,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,我叫着:不要,不关我的事,我什麽都不知道,求求你们放了我。
 
他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,打的我耳朵嗡嗡的响,眼前有小星星在飘:再你妈的叫老子剁了你!我寒战着,用泪眼恐惧的看着他。
 
另一个人说:不用,兄弟。他老子上我们女朋友,我们上他女儿!女朋友可以换,他女儿不能换。他羞辱我们一时,我们羞辱他一辈子!拿刀的人看着我的脸:也好,心裡也能平衡一点。
 
到这时候,我才明白了是怎麽一会事。原来都是爸爸惹的祸,家裡有我这麽好的女人不尽心做,非要到外面捻花惹草,出事了吧,不知道把我害到什麽样子呢。不过我也有点放心了,他们看上了我的身体就好,就有回转的希望,把我强奸一回没什麽,只要不杀我,不破我的像就行了,爸爸操我也是操呀。
 
他们叫我脱衣服,我还是有点恐慌,慢了一点,就一个耳光打过来,打的我半个脸都麻了,火辣辣的。我吓的很快的就脱光了,害羞早就被恐惧代替了。当我脱光的时候,他们的眼都直了。我知道和我爸爸性交过的厂子裡的女孩子没有一个比我漂亮的,他们的女朋友也是其中的,我的身体比他们女朋友的要有诱惑力,我敢肯定,他们没有干过我这样漂亮的女孩子。
 
他们顿时欲火淫心埋没了报复。他们的手贪婪地在我光泽白嫩,凹凸有至的胴体上一寸一寸仔细地摩挲,一个人的嘴唇,也移到了我的嘴上,把我的舌头吸出来,不停地吸吮着,像在品尝一道美味的佳肴一般。
 
我知道,我现在被强奸是免不了的了,要是和了他们的意思,恐怕会对我有好处,要是一味的反抗,说不定被强奸不算,还会被灭口或破像什麽的就真的惨了。所以我不以为忤,反而欲火更加高涨,轻「嘤」一声,立刻张开红唇,把小舌头交给了他,自己也使劲地吸吮着对方的舌头;一双手更是去摸他们的身躯。我摸到怒涨的肉棒似乎要把裤裆子给撑破了;不由分说,一个人立即脱光了全身的衣服,紧紧搂住了我,在我全身上上下下疯狂的吻着。
 
另一个人的的两片嘴唇从我的唇上移开,沿着我匀称的脸庞一路吻了下来,慢慢地移动着;当他的吻移到我那雪白光滑的胸脯时,便把他的手滑向我的胸部,狂烈地罩住我那高隆的乳房,开始逗惹地前后推移,手指也在我的乳头上揉捏不已;他更是吐出了舌头,细细地舔着我另一边的乳头。
 
由于两边的乳头,皆受到敏感地爱抚,我也兴奋到了极点,不断地发出了哼哼唉唉的浪叫声。
 
那个人精赤条条的身躯,不断地颤动,粗大雄壮的肉棒,在我的阴唇上不停地摩擦,把我的欲念带到了最高点。终于,纠缠在一起身体不可避免的媾和在一起,他的肉棒插进了我的肉洞。他上上下下,拼命地抽插着,他的臀部也随着抽插的动作而一上一下地蠕动着,双手五指紧紧罩住她的腿,口中不断喘着气。而我的娇躯也随着上下蠕动,两手紧紧抓住他的身体,仰着头,紧闭着双眼,如痴如醉地呻吟着。
本页网址
标签
口味推荐
看视频